作文素材网

    冷漠时代

    来源:http://www.guodingnet.net 发布时间:2019-01-13 点击数:

      王笑脸做梦也没想到,他进城之后会惹出一场大祸。

      王笑脸天生一副笑脸,从小到大都没板过脸,连哭的时候都是笑模样,加之人特别礼貌,差不多见熟人就打招呼,见陌生人就点头,一副笑星的样子,人送外号“王笑脸”。

      王笑脸第一次走在繁华的大街上,脸上笑得更灿烂了。呵!大楼真高哇!小汽车真多呀!人行道上的自行车真漂亮啊!马路两边的行人真时髦哇!王笑脸一笑,就情不自禁地放慢了脚步,眼睛朝四周多停留了一会儿。

      “呀!”就在这时,突然听见有人尖叫了一声,是身边一名妇女发出来的。她这么一叫,行人纷纷惊慌逃窜,还一边捂着背包一边回头张望。其中两位急不择路,误入自行车道,将一辆自行车撞倒,结果身后的自行车全追了尾,噼噼啪啪倒了一片,许多人被摔得呼爹喊娘。王笑脸见状,也“呀”了一声,奔过去就要扶人。谁知,人还没靠近,摔倒的那些人就一个挺儿翻起来,蹬上自行车,如鸟兽散。

      “怪呀!”王笑脸皱着眉头想。但他皱眉头的时候,脸还是笑的。

      王笑脸第一次踏进公共汽车,身边站满了乘客,甚至人挨人。有身材高大的小伙子,有模样娇好的小姑娘,有穿戴整洁的老人,也有风韵犹存的中年人。王笑脸与这么多陌生人零距离接触,心里那个美呀,脸上笑容洋溢,伸手可掬。开始,大家谁也不理谁,谁也不瞧谁。可是,车没走多久,他的笑脸还是让一个人用眼角的余光给瞄上了。那人睁大眼睛仔细一看,愤怒写在脸上。“你想干什么!”那人大吼了一声。王笑脸以为人家在跟自己打招呼呢,忙点了一下头,嘿嘿地笑出声来。这一笑,周围的人纷纷掉过脸来,这才瞧清了王笑脸的脸,大家赶紧捂住自己的背包,摸自己的口袋,然后下意识地朝四周挤去。车上一阵大乱,许多人被踩了脚,发出严厉的抗议声。

      只有王笑脸孤零零地站在那里,身边空间充裕。王笑脸想:城里人真礼貌啊,怕挤了我这个乡下人,宁愿自己挨挤,也要给我留足空间。便朝大家伙儿鞠了个躬,连声说:“谢谢!谢谢!”

      就在这时,从人堆里发出一声惊叫:“不好,我的手机丢了!”大家闻言,又把眼光齐刷刷地投到王笑脸身上。王笑脸连忙摇头,一边笑一边申明:“我没看见,真的没看见。”

      然而,丢手机的人却挤出人堆,站在王笑脸面前,严厉地问道:“你叫什么名字?”

      “我?嘿嘿,我叫王笑脸,从娘胎里生出来就是这副模样。算命先生给我卜卦,说我是大肚弥勒转世。”王笑脸眉飞色舞地说。

      “少废话!姓王的,快把我的手机交出来吧。”

      “咦,同志,我真的没看见你的手机。你咋认准了是我捡了你的手机呢?不信你来搜搜。”王笑脸有点儿不满。但脸上依然笑着。

      “搜身和偷东西一样,是违法的!懂吗?你自己把口袋翻过来吧。”

      “行!”王笑脸急忙把自己的口袋全翻了个底儿朝天。里面除了几张废纸,几张现金外,什么也没有。

      “这回你该相信了吧。”王笑脸得理了。

      “怪呀,就他这副对不起人的样子,不是他会是谁呢?”那人嘀咕道。

      王笑脸下了公共汽车,刚走了几步。就听背后有人喊:“姓王的,站住!交出你的同伙来!”

      王笑脸回头一看。正是刚才丢手机的那位。现在,他手里正握着一根寒光闪闪的铁棍。

      “我不是把口袋翻给你看了吗?”王笑脸说。

      “你一定把赃物转移到同伙那里了。不交出你的同伙,我就打残了你。”那人举着铁棍,直冲王笑脸扑来。王笑脸“妈呀”一声,抱着脑袋就逃。他想:完了!这家伙认准我是小偷了。要是被捉住,还不被他打得遗体开花呀。心里一害怕。跑起来就快,不一会儿工夫就把那人甩到了后面。

      “抓小偷!别放跑了小偷!”那人一边追一边大叫。

      尽管喊得歇斯底里,却没有一个人响应。怕挡了道似的,行人纷纷躲闪,为王笑脸让出了一条宽敞的犬道。“谢谢!”“好人啦!”王笑脸一边致谢一边沿着这条无人的大道飞奔,拐了几个胡同。一头扑进一家门面房里,累得气喘吁吁,再也跑不动了。

      “欢迎光临!”

      这时,壬笑脸忽然听到一个非常礼貌、非常悦耳的声音,他吓了一跳,定睛一看,却是一个年轻的女孩迎面而来,满脸笑开了花,就像他王笑脸一样。

      已经很久没见到这种笑脸了!王笑脸顿感亲切,脸上也不由自主地堆满了笑:“同志,救救我!有人追打我!”

      “我知道!就你这副知错必改的样子,不追打你追打谁?”女孩说,“幸亏你到了本店,不然,你就没法出去了。”

      女孩把王笑脸扶到躺椅上躺下,从几只小瓶子里倒出不同的液体,掺在一起细细搅拌,再把混合液涂在王笑脸的脸上。不大一会儿,就为他涂上了一张“面膜”。王笑脸对着镜子一看,笑容全没了,呈现在眼前的是一副冷冰冰的面孔,死板着,没有笑意,也不再活泛。就像遇到了讨债人似的。

      “放心吧,先生有了这副面孔,保证你万事大吉。”女孩笑眯眯地说道。

      “可是……”王笑脸忽然想起什么来,“同志,你不也是一副笑脸吗,咋就像没事一样呢?”

      “原来你不明白呀!”女孩伸手在自己脸上抠了一下,一张面膜便被撕了下来,露出了本来面目——像讨债人似的,没有一丝笑意,死板着,也不再活泛。“贴上假面膜是为了揽顾客,出了门就得撕下来。不然的话,人家不把我当贼才怪呢!”

      “哦,原来是这样!”

      王笑脸走出了“面膜店”,只见四周秩序井然,汽车在马路上呼啸而过,马路两旁的人流急急匆匆。在这个人流里,人人都冷若冰霜,人人都目不斜视。人人都充耳不闻……王笑脸长长地舒了口气,便像一滴水一样悄无声息地汇入人流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