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文素材网

    大麦?元麦?青稞?泰兴人关于“一锅粥”的思考

    来源:http://www.guodingnet.net 发布时间:2019-12-09 点击数: 189

      禾本科植物,年龄嘛,经过论证,在新石器时代中期(公元前3000年)已在青海的黄河上游开始被栽培了。我营养丰富,蛋白质含量高,还有丰富的膳食纤维、维生素及矿物质元素,营养成分综合指标特别符合现代人对营养的要求,《本草纲目》记载,我性味甘咸凉,有清热利水,和胃宽肠之功效。

      每年水稻收割过后,农历九月半前后,人们会挑选颗粒饱满、圆润的种子,随便抛洒到田里,然后,然后,然后……只要除草就行了,哪里都能长,不挑地儿。

      经历一个冬天的蛰伏和一个春天的滋润,初夏时分,我已经长得颗粒饱满,盈润喜人了。这时,人们会收割、脱粒,我就变成一粒粒喜人的大麦粒了。

      “天将降大任于大麦,必先苦我心智,劳我筋骨……”会吃懂吃的泰兴人怎么会如此简单地“放过”我?

      泰兴美食有一大堆,什么宣堡小馄饨、黄桥烧饼、祁巷八大碗……但是,相信我,那都是泰兴人“哄”外地人的,偶尔解个馋就行了,哪个泰兴人天天这样吃啊。泰兴人不会告诉你,他们天天吃的是——粯子粥。

      据说泰兴粯子粥有长寿的功效,在泰兴有句俗语:“粯子粥灌灌,养的像罐罐”。就是说用粯子煮成的粥有营养,养人。因为煮出的粥为浅褐色,粯子粥还被称为“泰兴咖啡”。

      粯子粥的做法其实不难:图省事的人用清水调和粯子搅拌成粉糊,再倒入刚刚煮沸的锅中,再加一丢丢的食用碱,等到再次滚沸,扬汤几次就行。

      讲究的老一辈就不一样了,他们一手持瓢一手持铜勺,瓢倾粉落,铜勺在锅中前后上下搅动。待到粯子粉全部落入锅中,铜勺会在锅里大幅度搅动,不时还会舀起一勺举至头高,粥中融入粯子变得粘稠,这一勺高高扬起的粯子粥,挂成一溜细线落入锅里,勺翻粥动,这时加入一点食碱,经过小火慢煮,原本浅褐色的粯子粥慢慢变色,一锅色泽微红,香气扑鼻的粯子粥就做好了。

      腌得蹦脆的胡萝卜、咸菜、酱王子、咸鸭蛋、五香螺螺、茄饼、摊烧饼、薄荷饼子、花生米子鱼冻……可谓五花八门、应有尽有。

      特别是在炎热的夏天,早上煮好这样满满一锅粯子粥,简直就是一家人最好的解暑佳品,不管是午饭还是晚饭,来上一碗,呲溜下肚,足以抵消一天的疲惫,用泰兴话形容就是“不丑,安逸”。

      要吃到这碗面可不容易,必先选择一个煮妇心情甚好的时候提出,那么她大约会满足你的要求:傍晚时分,舀来2碗面粉,调水和面、揉面,把桌子擦拭干净,拿出擀面杖擀面,直至把面团擀成桌面大小的薄薄的面皮,一层层叠起来,手起刀落,切成一指粗细。水开,下入面条,放点玉米粒、豌豆粒、青菜,滚上两滚,最后倒入有灵魂的粯子糊,再滚上一番。拿出祖传老大碗,倒点麻油,洒上小葱花、一点辣椒油,这时候锅里的面条已经和粯子融为一体,无需筷子去捞,一把铜勺一舀到底,玉米粒、豌豆、面条、浓稠的汤汁全部都在碗中,囫囵喝上一口,“直往肚子里面滚”,“打握筋不丢”。

      “六月六,吃筷焦屑长块肉。”这是泰兴关于大麦的又一俗语。人们将晒干的大麦炒熟,磨成“焦屑”。

      焦屑起源于何时,已无从考证。农历的六月,天气比较炎热,正值农忙时节,下地干活的人需要吃些抗饿的食物才有力气干活,于是便有人将刚收获上来的大麦做成焦屑调撑撑胃。而傍晚时分,晚饭未到之前,调上一碗焦屑,也不失一顿很好的“晚茶”。

      过去吃焦屑当饱,现在的人吃焦屑,大都是尝鲜或者忆苦思甜。吃焦屑的方式很特别:先舀一勺焦屑倒进碗里,然后向碗里加开水,如果你喜欢的话,还可以放一点糖,滴几滴麻油,用筷子稍作搅拌,待把焦屑搅成粗粒状后,用筷子把它们拨到碗沿挤压数下,挤压成一块块小饼后再往嘴里送。

      将大麦炒制到焦黄,饮用前,只需要用热水冲泡就可,一大杯浓郁的麦香就成了。一口喝下,开胃,助消化,还能减肥,摸摸肚子,还能再喝上两碗粯子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