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文素材网

    他杀人越货作案前必用周易算上一卦难逃法网 | 奇案系列054

    来源:http://www.guodingnet.net 发布时间:2019-12-09 点击数: 187

      1969年11月,柯于峰出生在湖北省通山县通羊镇,父母均为教师他从小受到良好的家庭教育,19岁高中毕业参加高考,由于几分之差,他没能迈进高等学府的门坎儿,在县里一家企业当上了业务员。

      由于生性孤僻,喜欢独处,他迷上了周易,一发而不可收。经过两年的独自研究之后,他认为自已总是没有太大的提高,于是动了外出求学的念头。他辞去工作深人山区,终于在一深山小村里遇到一位年近百岁精通周易的老人,在这位老师的指点下,他进步飞快,如同捅破窗纸眼前一亮的感觉。只可惜,学艺不足一个月,老师使溘然长逝。临终前老师为他占卦,说他半生漂泊,有66年的阳寿,且在28岁以后有25年的好运。

      老师过世后,柯于峰又回到父母身边。这时的他自认为对周易已经有了很深的领悟,他要出去闯荡一番,因为他信命。

      从1993年到1998年的6年时间里,他做过服装生意,干过石材、化工的销售工作,学过烹饪,足迹遍布全国20多个省。1998年初,已年满28周岁的柯于峰放弃了漂泊的生活。回到家乡,拜祭了老师后,他开始静静地考虑今后该做些什么,同时也在潜意识中期待着好运的降临。然而他做梦也没有想到,8年前的一桩往事使他滑向了罪恶的深渊。

      柯于峰有个堂姐,和丈夫长期不和,一直怀疑丈夫有外遇,1990年底堂姐托柯于峰监视丈夫,年轻气盛的柯于峰一口答应,当起了堂姐的“密探”。

      一天,他在盯梢时发现堂姐夫离开住房时没有锁门,就闯了进去,竟意外地在抽屉里发现了两万多元钱。柯于峰把钱往怀里一揣,一溜小跑就回了家。事后,尽管堂姐夫报了案、公安局也怀疑上了他,可由于他们的亲戚关系,加之没有证据,这事儿也就搁在了那儿,后来堂姐和堂姐夫离了婚,此事也没人再提。

      1998年5月31日下午,柯于峰突然接到在县公安局工作的老同学尹俊忠的电话,约他第二天见面有事要谈,次日下午4点家,老同学如约来访,开口就提起8年前柯于峰偷堂姐钱的事儿,柯于峰也不瞒老同学,承以是自己干的。尹俊忠劝他去投案自首,柯于峰一听就火了:“我去投案。对你有啥好处?你是能升官还是能立功?”

      柯于峰情绪激动,尹俊忠也吃了秤陀铁了心,非让他去投案,两个人吵得不可开交,争了一个多小时也没个结果。尹俊忠一气之下坐到沙发上不再搭理柯于峰,柯于峰更气,扔下一句“不跟你说了,我该做饭了!”,就进了厨房。

      可是,柯于峰根本没有心思做饭,他一边洗菜一边生闷气,别的警察不来抓我,你倒来了,好不容易到我转运的时候了,你却让我坐牢,还算什么老同学。

      无意间,他瞅见了放在厨房一角的大铁锤,不由得恶向胆边生:“既然你尹俊忠不仁,也就别怪我不义,你让我死,你得先死!”

      坐在沙发上的尹俊忠背对厨房门,对柯于峰的举动丝毫没有防备。此刻的柯于峰已经失去了理智。他轻轻走到尹俊忠的身后,抡起五磅重的大铁锤,重重地向老同学头部砸去……

      血,溅了柯于峰一脸,老同学的头歪了下去,为了不让血流得满地都是,柯于峰迅速找来一床被子将尹俊忠整个身体包住,拖进了卧室。

      他听到老同学发出低微的呻吟声,就又丧心病狂地照尹的头部猛砸了两锤。见老同学不再动了,柯于峰掏出尹随身携带的手枪别在腰间,又找来袋子将尸体装了进去。在确认袋子看起来不像是装的人后,柯于峰简单处理了一下血迹,出门叫了一辆出租车,将尸体运到了国道上,又搭乘一辆发往长沙的班车,连夜将尸体抛在了长沙南郊。

      处理好尸体,柯于峰为自己卜了一卦,家是不能回了,看来自己的后半生要在逃亡中度过了。他想起了老师临终前为他占的卦,有点莫名其妙,难道这就是所谓的好运吗?

      民警被害的消息像一枚重磅炸弹在通山县城炸开了花。一时间,人们议论纷纷,给案子蒙上了一层神秘色彩。通山警方全力投入案件的侦破,虽然很快查清并认定了犯罪嫌疑人是柯于峰,但他已外逃。通山警方调查了柯于峰的所有社会关系,甚至对他从1991年到案发前的所有活动情况都进行了定时、定位的调查,同时还派出几个追捕组,分赴黑龙江、北京、西安、广东、福建等地追捕。但颇具反侦查能力的柯于峰外逃后断绝了与亲友、熟人的一切联系,如石沉大海,杳无音信。

      就在通山警方紧锣密鼓追捕柯于峰的时候,令他们最担心的事发生了。1999年3月14日,来自河南省漯河市公安局的两名同志通报了发生在漯河市的一桩持枪抢劫杀人案。

      3月12日上午8点,漯河市铁东开发区香山路别墅住宅小区,孔英豪家的保姆小芳刚刚做好早饭,就听见有人敲门。她打开房门,一个戴眼镜、穿黑衣的青年说了句:“找孔老板!”就大步闯进了客厅。

      小芳上前阻拦来人,一支式手枪已对准了她的头,涉世不深的小保姆惊得尖叫起来,黑衣青年扣动扳机,小芳应声倒地。接着,那青年疾步登上二楼,冲进孔英豪夫妇的卧室,把枪口对准了尚未起床的孔氏夫妇。

      “都别动,谁动打死谁,我是通缉在逃犯,你们的小保姆已经被我打死了,要想活命快把钱都拿出来!”黑衣青年说着,一把拽断了电话线。

      孔氏夫妇被这突如其来的变故凉呆了。面对黑洞洞的枪口,他们只得拿出了家里的一万多元现金和贵重首饰。

      果然,一分钟后,黑衣青年突然再次闯人卧室,望着躺在床上未动的孔英豪夫妇自言自语道:“我到底杀不杀你们呢”处在生死边缘的孔英豪连声表示不报案。

      黑衣青年笑道“不报案不可能,小保姆死了,你能不报案吗”说话间,他走到卧室窗户前,撩开窗帘向外看了看,又回到门口说:“算你们命大,我走后一小时你们再报案。”话音未落就消失在楼梯口。

      听到楼下大门重重的关闭声,孔英豪确信歹徒已走,慌忙掏出手机,拨通了报警电话。公安局接警后赶到现场,发现保姆被枪击中头部,已经死亡。在现场勘查中,提取到手枪子弹弹头、弹壳各一枚及歹徒遗留的一个正反两面均有密密麻麻的文字的纸盒。经鉴定,手枪的枪弹痕迹没有建档,纸盒上的文字是三道周易咒语,大意是保护盒子里的东西平安,而从盒子内部的形状和痕迹来看,是装枪用的。

      3月13日晚,各方面的侦查工作正在紧张进行,负责串、并案的小组传来振奋人心的消息,公安部通缉的湖北省通山县杀警夺枪案的疑犯柯于峰与“3.12”大案的疑犯特征相似。当晚,指挥部果断派员赴通山并案。

      3月14日夜,通山县公安局刑侦大队灯火通明,湖北、河南两省警方联手对两起案件的细节特征进行分析、鉴定。次日凌晨3点,通山杀警夺枪案与漯河“3.12”持枪杀人案并案成功。

      豫、鄂警方的并案的确没错,漯河“3.12”持枪杀人案的元凶正是柯于峰。在通山作案后。柯于峰逃到河南,他一边躲避,一边为生计奔波。到了1999年春节后,工于心计的柯于峰开始谋划另一个阴谋,他要干一票大的然后隐姓埋名,了此余生。他最终选择了在漯河市称得上首富的千万富翁孔英豪,并事先以谈生意为名和孔接触,然后出手行劫。但出乎他意料的是,这次行动只抢了一万多元钱和一些一旦出手极易惹来麻烦的贵重首饰。他不甘心,更没有打算就此罢手。

      3月23日晚,柯于峰静静地坐在洛阳市金谷园村25栋的一间小屋里,双手合十,手心紧握3枚硬币,口中念了一遍占卜吉凶的咒语。

      他这次占卜,是为了知道勒索孔英豪一大笔钱的计划是否可行。让他兴奋的是,这一卦明显反映出吉相,并预测出最佳日期是4月3日,吉祥数字是36。

      当晚,柯于峰又在金谷牌村1栋15号租下间房子,然后异常轻松地给孔英豪写了封信,让孔英豪4月3日下午6点带36万元现金到洛阳金谷园村18栋15号,并威胁孔不许报案,否则杀他全家。信写好后,柯于峰将信连同18栋15号的钥匙一并塞进了特快专递信封。

      3月25日,孔英豪收到了柯于峰的来信,劫后余生的他顿时懵了,他把摆脱柯于峰这个杀人恶魔的全部希望都寄托在警方身上。

      漯河警方认为这是个绝好的抓捕柯于峰的机会,当然他们也清楚这是惟一的一次机会了。因此警方连夜派员赶到洛阳,秘密绘制了金谷园村的地形图。

      同时,警方制定了3套周密抓捕方案,一是提前设伏,力争在交款前辨认出柯于峰,趁其未进入临战状态时生擒活捉,;二是交款时由刑侦队员扮成孔英豪的随从一同前往,与柯于峰正面接触,伺机行动;三是占据交款现场四周的制高点,一旦柯于峰取款时发觉有危险,由狙击手将其击毙。大家心里明白,如果不能在交款前抓获柯子峰,后两套方案极可能造成我方刑警、受害人和无辜群众的伤亡,因为对手是个身负重案、持有枪支的亡命之徒。

      3月26日凌晨,公安局组织20多名精干刑警,提前9天赶到洛阳,在金谷园村布下天罗地网,重点对交款现场和外围进行24小时的严密监控。

      八天九夜过去了。当4月3日的太阳升起时,柯于峰正龟缩在金谷园村25栋4号的住房里,他再次观了一下卦相,决定下午6点亲自去交款地点取钱。他要打发掉白天这段时光,同时也想出去观察一下有无异常。

      他把手枪压满子弹,顶上膛。中午12点半,他摘下眼镜,出门向村东口走去,在村口的一部公用电话处,给孔英豪打了一个电话,催促快点送钱,然后向交款地点张望了一下,见无异样,才放心回到住处。在房间里呆了一会儿后,柯于峰戴上眼镜又出门了,他打算到市里的一家公园熬过交款前最后的时间。

      让柯于峰想不到的是,就在他第一次出门时,就被警方盯上了。12点50分,当他第二次走到村口时,当柯于峰走到车站对面军转站招待所门前时,四名刑警扑了上去将他按倒。

      柯于峰对周易深信不疑,然而言谈中,他对占卜的灵与不灵又充满了矛盾,最终用一句“心术不正不行”对他的结局进行了诊释。

      记者在采访中得知,柯于峰在每次大的行动前,都要为自己算上一卦,然后自恃有吉卦在身,必可逢凶化吉。已经面对高墙铁窗的柯于峰仍旧信命,从下面一段他和记者的对话便可窥见一斑。

      柯:上午10点。作案后,我跑到漯河市交通路一家服装店,买了一身运动服,又换了一副眼镜,打扮起来像个学生,然后到附近一所学校等到10点,才坐车离开漯河。在路上,我遇见了两次设卡的警察,到郑州时也遇见了,但我不怕,因为我知道没事的。

      记者:你应当知道,案发当天10点钟,警方对你的体貌特征等情况不可能有过细的了解,这才是你侥幸逃脱的原因。

      柯:按常理讲,我应该躲一下,事后就连我自己也不明白,我这么聪明,不可能这么做的,也许是受我算那一卦的影响吧,当时我什么也不顾了,听天由命。

      天算不如人算。尽管柯于峰深信周易吉卦能给他带来好运,可他最终没能逃出警方精心编织的法网。事实证明,世间任何邪恶的事物,终究逃脱不了覆灭的结局。